名人專訪

數學之魂不死
W.L.LEE 李偉樂

巴絲打1年0個月之前發表

早年叱吒補習界天皇級數學名師李偉樂W.L.LEE,今日已退居幕後,主事公司行政及市場策略。90年代起,李已經是現代教育不可或缺的一員,除了靠一己之力出notes教數,亦擔起「現代教育」這個品牌的經營,而當年眾說紛紜的「導師明星化」,如今看來,反顯其先見之明。教過80後、90後、00後三代學生,見證著教學風氣一再變遷,教育已是他生命的全部嗎?

不,回想起二十多年前,在「數學家」及「搵食」的分叉路上選了後者,另一個平行世界的故事仍使他耿耿於懷。「直至今日我仍覺得人生終要完成一個數學博士學位。」追逐半生名利,回首靜望,原來,數十年前的那團火,從來沒有熄滅。
林:林祖舜 李:李偉樂

林:你年輕時在港大讀數學,成績十分優秀,當時有否考慮晉身學術界?

李:中六、七時已打算遠洋讀數,望能躋身入數學家圈子,填寫升學志願時除了港大數學,其他都是美國大學數學科,但該時恰巧家境有變,最後只選擇留在港大讀數,減輕家人負擔。我在讀本科生時已著手經營補習社生意。記得最後一年考試,臨考當天早上我才開始溫習,考完下午就返回「現代」開會。我本自恃有數學天份,但最後跟一級榮譽失之交臂,畢業時有愧於心,覺得自己未盡全心攻讀數學而內疚,有很長一段時間亦繼續物色晉升外國數學碩士的途徑,奈何補習社生意於我而言亦十分重要,市儈點說,因為酬金回報非常吸引,不忍放手,最終便暫且放下繼續學術之路的念頭。

後來我到中大修讀數學教育碩士課程,八科之中最差一科B+,Dean's list畢業理所當然,亦有教授招我向更上游進發。直至今日為止我仍覺得人生終要完成一個數學博士學位,但應該是職務減輕後的事了,這個學位純粹是滿足自己對數學研究的熱忱。

林:沒想到「現代教育」是你讀大學時開始經營的。

李:該說是重組。現代教育前身是一所提供移民英語課程的機構,當時88年,有需求的人不少。不過這門生意後來變得舉步維艱,我加入後就開始著手轉營作補習社,跟幾個朋友合伙,為今天的「現代」建立了基礎。

林:你剛說自己曾十分熱愛數學,但從事多年補習社後,心態有改變嗎?

李:不會。到今天仍衷心喜歡數學。我不但想研究,也想為學生帶出「何謂數學研究」。最近有套電影《數造傳奇》上映,講述印度知名數學家拉馬努金生平。學生問我看過沒有,我問他最喜歡電影哪段故事,學生以為我看了,其實沒有。

這類數學家的故事我極喜愛,讀過很多,以前上堂也會跟學生聊,早在90年代學生願意聽,也會受薰陶,但漸漸講得愈來愈少。如今你再跟年輕人講數學家故事,會被當老餅。覺得《數造傳奇》好看的觀眾,很多都上了年紀,90後或者有部分會喜歡,但00後想必大多嫌悶。故事太離地,無法切身感受,他們不嚮往傳統學院術科研究的文化。

林:這類故事的受眾的確少了,至少年輕一代已經不受這套。

李:以前我教數跟學生講這類故事,部分學生當真會在課後找找相關資料,我亦鼓勵學生多讀之餘多思考,但看來現在不能講太多,以免趕客。我曾出過一本提及不少數學家的書《數。妳。》,有天學生拿書向我要簽名,我問他最喜歡哪章,殊不知原來是他老爸看得入迷才託兒子來討簽名,令我哭笑不得。

你會反思,為甚麼本來想寫給學生看的書,最後是家長讀了。其實不難理解,我愈來愈out了。
林:想起以前學校老師也會分享這類故事,但現在愈來愈少。我以前常覺得補習社和日校的形象有很大差距,沒想到補習老師也有這面。不過補習社的形象似乎也改變了不少,能解釋一下不同時代的補習社有甚麼分別嗎?

李:由我入行補習社至今,補習界也有很多轉變,大抵可分為三個時期。

最初學生來補習,並非因為日校教師水平不夠,反而是有些數學老師太厲害,運算時「理所當然地」一步跳一步,學生來不及消化便要到下一章節。那陣子是九十年代初,課程算艱難,尤其是純粹數學,不比現在大學一年級數學容易。學生很易因理解不了,無法做到「一理通,百理明」而產生挫折感,補習社只要能耐心給予指導,將每一步驟拆開,解釋通透,該如何重整步驟,學生便會心滿意足,因為有實際幫助。這是我說的「第一階段」。

千禧年後踏入「第二階段」,補習活動漸漸延伸到成績優秀的學生群,你上課要有幽默感,而且也得提供考試貼士,他們並非對學科有甚麼不理解,而是想更鞏固自己的成績。學生來這邊,既能輕鬆學習,也能帶走有用的考試資訊,大家都愉快。

「第三階段」是這幾年才開始,學生仍想要愉快學習,但他們只想明白題目,不是想明白數學或學科內的知識,想走捷徑,用口訣或記憶法去避開需要理解的部份。這類口訣是否跟數學有關?怕且未必。

至於學校,年輕一輩都補過習,明白傳統硬銷式教育的弊端,會開始自己整理筆記,給予學生「第一階段」及「第二階段」類的指導。至少將來學校老師會否去到「第三階段」,補習社會否去「第四階段」,其實也是預見之事。

林:按你所言,補習社怎樣也得比學校走快一步才可生存下去。

李:對,要生存就要想到更好的辦法。換句話說,補習社是被學生逼向前的,市場效應大家也明白,只有留下來的才是贏家,教數學的老師很多都十分厲害,不能以高低區別,往往跑出的那位,不過是因為市場選擇了他,而不是其他老師不夠好。

日校是老師去判定學生,但補習社是學生判定老師,這是日校和補習社最大差別。不過,由市場去判斷怎樣的教師能生存,很危險,補習行業現今可說是踩着鋼線走懸崖,當大部份補習社不再從事真正的教育,補習社存在的意義是甚麼呢?這個問題業界必須時刻反思。
林:教育變得不成教育恐怕是一種人所皆見的現象,正如有些人覺得學生不是學生。不說別的,就以數學為例,即使每年數學奪A甚至比賽得獎的人很多,最後能成為數學家的人仍然很少,也是個不易理解的問題。

李:每個年代的尖子百分比理應相若,而對數學熱愛有加的人可能是百人有一。但如你所知,香港是個畸形社會,傳統學術不受重視,即使你興趣多大,奪了多少獎,終也不會在香港做研究,要不去外國深造,要不轉行,原因是香港做數學研究的一早跟沒出色劃上等號。我認識一個數學尖子,他完成碩士論文後,修讀的博士學位卻是會計科,後來他入了匯豐當精算,這樣的人生還是很厲害對不?

其實怪不了誰,研究路不易走,數學就難上加難,數學家唯一貢獻是解開新的理論,但現今仍未解開的,都是些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未能解開的問題,即使是教授也不可能坐在桌前揮筆數日就可以解決,何況是經驗更少的新人?所以很多人走到瓶頸就離場。除非你極具天份,而且要有人帶領你,但香港未能做到,很可惜。

林:學術之路難突圍,做生意其實一樣。當初現代教育跑出大概是因為「導師明星化」吧,可說是改革了整個補習界的文化。當時為甚麼會這麼做?是有意為之抑或無心插柳?

李:介乎兩者之間,但更偏向有意。當年我負責鎖定市場,一間補習社最大的武器有二:課程、導師。課程很難包裝,要包裝的自然是導師。接下來所有發展純屬「理所當然」:我們最先只想拍一輯衣冠整潔﹑儀容端正自信的照片,你總不會打算把子女交給穿著襤褸的人指導吧,於是我們就找化妝師和攝影師合作,出來的結果,就跟明星照差不多。

《一本便利》為我們賣了二十頁廣告,頁頁都像明星,顛覆大家對補習社的固有形象。剛開始不少媒體攻擊我們,但後來呢?過了五、六年,開始有殺校風聲,結果很多學院甚至學校也開始做市場策劃,最後跟我們一樣,穿西裝,拍得像成功人士或明星。

林:我也觀察到這現象,但不是捧教師,而是學生。我小朋友快入學前預備班,充當招牌的是個衣著光鮮的小朋友,很多家長接受這套。

李:市場學上同一招不能用太久,受眾會麻木,我們也會借狀元當招牌。當年報紙頭版第一次刊登十優狀元全身照時,看上去比劉德華更奪目,學生的校長認識我,氣急地問「使唔使搞到咁」。其實不過是合情合理的「進化」,導師上報的威力減輕後,下一樣可令市場有反應的,是學生。同學讀了報紙也會想:「唔知自己又得唔得呢?」日久也會有進步。
林:剛才也說到補習老師明星化,以我所知每名導師背後都有個團隊去支持他講課,可否透露一下「W.L.LEE」這銜頭背後動用了多少名員工?

李:我已經是老鬼了,少教,認識我的大都三十歲了。以前人手少,沒有一個很正式的團隊支持,靠一把口一雙手搵食;時至今日如果要塑造一個補習社的「超級明星」,整個團隊都得配合。我們有兩隊人,市場部和學術部,前者對外做勢,後者為導師度身訂造一份能令學生愉快學習的筆記,兩組人合作方可成事。

林:導師只要把重心放在「如何用筆記指導學生」就可以了?

李:沒錯。當然你見每個導師都會有個人形象,他想怎樣演繹自己的角色,我們都會盡量配合。

林:自從有了補習名師後,香港的補習風氣日趨旺盛,有人說這間接造就了怪獸家長泛濫,你認同嗎?

李:這是個可以挖得很深的議題。在香港,即使你沒有任何補習或考試,怪獸家長一樣存在。或者該相反說,正正因為怪獸家長很多,才衍生出愈來愈多補習社興趣班,因為家長想自己的子女接觸更多,有需求才會有供應。

這個文化現象有不少學者研究過,在亞洲,信奉孔儒思想(崇尚仕途出身)的地區,以中﹑日﹑韓﹑港﹑台為首,這類地方專門出產怪獸家長。我認識不少個案都是家長捱過窮,或本身讀書不夠好的一班,他們覺得自己在學業上不成功,未能做到人上人,所以下一代要讀更多書才可以爭取機會;相反一些以往成績較好的家長,對子女管教倒是寬鬆許多,可能因為自己小時候沒怎麼玩樂,如今只希望小朋友能按自己意願成長就足夠。

你會發現歐美國家地區不受孔儒思想影響,怪獸家長很少。這是傳統文化思維問題。我曾以為移民外國的朋友思維會比較接近西方,殊不知那些來自亞洲的母親一樣會像我們所見的怪獸家長那樣催谷小朋友,甚至比香港家長有過之而無不及,把小朋友的時間表安排得更密。
林:這算是根深柢固的文化吧,像我那一代,低學歷家長也會對子女嚴很多,也會說:「如果你不讀書,就會沒出息。」

李:對,相反高學歷家長不會給子女太大壓力,能畢業就心足。

林:談起學生之間的差別,像現代教育這類大類補習社,收生光譜比日校闊多了,從band 1至band 3都有。你教過不同年代的學生,為甚麼現在多了人說年輕人是「廢青」?

李:我信奉建構主義的教育哲學,當中一個主張:知識或認知並非由他人傳授,而且要自己從周遭環境學得,譬如有家庭在屋內放滿樂器,父母是音樂家,在這環境長大的小朋友,即使對音樂沒有強烈好感,多少會學一兩樣。有不少人說現在的年輕人軟弱,工作沒有心機,獲升職時甚至會遞辭呈,於是開始有人指責他們。

換個鏡頭,我們不妨看看90年代末,當年很多人訪問會考10A狀元,無庸置疑,他們的確付出很多時間才取得佳績,值得鼓勵,但與此同時就有另一把聲音出現:「請別吹捧尖子,請別忽略考場的失敗者,成績不好的人也會有成就,又或者課程不適合呢。」之後媒體報導在囚人士考獲及格成績,或一些會考低分最終能出人頭地的勵志故事。久而久之,開始有部分學生覺得即使不盡力也會有出路。我不是說學生成績差有問題,但當你習慣在學習上給自己退路,覺得不付出也沒甚麼問題,在工作上便會出現同樣現象。

我們所說的廢青,他們的心態不就是我們這一代造成的?因為對下一代過份呵護,令他們覺得不努力也沒所謂,才逐漸形成這種現象。到了今天,上一代人沒為自己言行負責,卻怪九十後﹑千禧後不長進,豈非無理取鬧?這個大環境正是上一代人建構出來,難道自己已忘記了嗎?其實媒體口中所說的「廢青」,如果上一輩嚴格點,教曉他們做人要有底線,心態上要不斷自我改進,情況絕不會那麼糟。他們現在對自己沒要求,是主流媒體過份體恤,一直強調「不要緊,還有其他路可以走」。如今大學學位漸多,學生不用奮力向上游也能取得學位,而且就算升不上大學,即使你公開試零分,你仍可讀毅進,考警察,收入甚至比一般大學生好。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風氣?

我們當補習老師感受尤其深刻,當每次有人批評學生廢青時,我每次都想說:「你有了解過學生在想甚麼?你有了解過他們的行動和想法是因為大環境而造成?」我必須站在學生角度去想,因為我是一個老師。「佔中」第一天,我有三個科大學生被「扑穿頭」,你覺得我會有甚麼反應?除了關心慰問外,我更想知有甚麼原因一定用要「扑頭」?他們可是優秀的大學生。你可以說這些年的大學生轉變很大,但最重要是因為社會同樣變了。
林:大部分人不會思考一個現象是怎樣形成,而只會觀察得現象的局部,就立即口誅筆伐。你剛才說到大學學位增加是個問題,我也身同感受。我以前讀band 3中學,平均成績差,當年似乎只有我能升上大學,升不上的同學一入行有七、八千月薪也很滿意,到我畢業後他們的收入已經跟應屆畢業生差不多,而且也有一技之長。

李:也不能說學位多有問題,外國奉行普及教育,他們成功是因為有福利保障如全民退保,大學生出來不介意打一份普通的工作。但現在香港學位多了,卻不是每人都接受精英般的訓練,想效倣歐美普及教育,但又對學生沒保障,實在是笑話。畢業後收入不高,要還債就更是百上加斤,很多學生已不再奢求住樓問題,所以如果再有人責難為何年輕人不吃苦,他們可能會來個大反擊:「我還不夠慘嗎?」年輕一代值得體諒,也無可奈何,這個現象,我們這代無法撇去責任。

林:這些分析在傳統媒體很少見,高登倒仍可窺一二。話說回來,你有上高登討論區嗎?對高登印象如何?

李:當然有,我可是資深的CD-ROM。近幾年,我覺得高登打手愈來愈多,當權者開始懂得怎樣在這龍蛇混雜的平台上游走,你難以分辨真偽。高登另一大特點是「啜核」,網民對眾多議題的評論不但到肉,而且甚有智慧,當然你也不難見到一大堆混水摸魚的人。不過我很擔心有天這個平台會消失,怎樣去處理言論自由,恐怕不是件簡單事。

林:高登之前也有些法律問題要面對,幸好後來解決到。我有同感是,現在更多人重視這類平台,也學會怎樣生存、搵食。以前很多人覺得「不用理會高登」,「任由他們胡言亂言」,今天卻有不少媒體會引用高登網民的意見,畢竟無法掩耳。

李:高登確實是個了不起的平台。但我想知是否較少中學生會上高登?

林:如果只是CD-ROM,應該不少,會開帖留言的便少一點,很容易被老鬼拆穿是小朋友,然後被冠以「小學雞」之名。但這無礙那些中學生繼續瀏覽高登,高登資訊夠多夠快,而且夠本地。

李:我平時看新聞也多數看高登時事台,因為多人討論,不會因為記者角度而限死了你對一個議題的認知及理解。再者,當今傳媒也報導不少雞毛蒜皮之事,經過高登網民篩選後,可讀性低的便留不住,只有具討論價值的才會留在頭兩頁。
林:請你給予讀者一句金句。

李:喬布斯有句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這句其實不是出自他本人,是來自更古老的經典,而且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的水平。今天我想給大家的金句,簡單一點,「still foolish, still hungry.」如果一個人無法擺脫愚昧,那他就只能繼續餓下去,精神上,身體上都是。請緊記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很複雜,常識很重要,但不夠用,你得對不同的課題有深入研究和了解,才能避免令自己身陷愚昧

林:請你選一個自己最喜歡的icon,以及一個贈予應屆考生icon。

李:我自己最喜歡#yup#,給應屆考生就#kill#,考完DSE之後,人生才剛開始,準備衝鋒陷陣。


會員編號:561246
膠名:李偉樂

相關文章

更多文章

Apple CEO確認Mac mini未死

 航仔 於 23小時之前發表

Mac mini係唔少入門Mac用戶嘅首選,不過3年嚟一直都冇再更新,最近MacRumors有讀者寫信畀Apple CEO Tim Cook,詢問有關Mac mini將來嘅發展,雖...

詳細閱讀

爛蕃茄98%新鮮度
《雷神奇俠3》傳媒影評瘋狂讚好

 航仔 於 1日之前發表

雖然電影嘅傳媒優先放映場難以完全作準,成績同正式放映可能有一段距離,但《雷神奇俠3:神域末日》反應實在令人驚喜,於爛蕃茄評級獲98%新鮮度,目前只有45則評論,全部都係來自影評人。...

詳細閱讀

《Boyfriend Dungeon》
在地下城與刀劍談戀愛

 航仔 於 1日之前發表

動作遊戲成千上萬,要跑出真係唔容易。《Boyfriend Dungeon》將劈砍遊戲混合戀愛模擬都仲未算離奇,勇闖地下城嘅勇者並非與公主談戀愛,而係奪取刀劍後同化身為人型嘅武器「交...

詳細閱讀

認證導師教你製作專業3D設計
免費Autodesk 3ds Max設計工作坊

 資料由客戶提供 於 1日之前發表

近年3D技術普及,各行各業應用的層面越來越廣泛,遊戲、電影特效甚至廣告、建築也處處看到其蹤跡。對電影中的異型設計感興趣?對電腦遊戲軟體裡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動態及形象嘆為觀......

詳細閱讀

49吋超闊電競曲面屏幕
Samsung CHG90

 東 於 1日之前發表

電競近年成為熱潮,三星最近亦推出電競曲面顯示屏系列,包括超闊49吋32:9屏幕CHG90、進階級CHG70(27、32吋)及入門級CFG73(24、27吋)。......

詳細閱讀

結婚係一個伏嚟

於 1日之前發表

首先結婚之前嗰啲扮賢淑扮聆聽者,
一結咗已經無晒。

結完之後唔使做每個月比大半糧佢,飯都唔煮,淨係日日撳電話唔知佢撳乜春。
到老公放假佢又要自己返外家自己...

詳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