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

人生就像一場波
袁文傑:下半場是團隊戰

巴絲打2個月之前發表

因《不懂撒嬌的女人》一鳴驚人的游生(袁文傑),回望自己人生路,原來已經開始了下半場。除了演戲落力,深愛足球的文傑更曾親自操刀拍攝足球評論節目,可謂落足心機本錢。大多網民認識的文傑,除了高大、keep得好、喜歡阿仙奴外,原來私底下還會在不同足球討論區跟人開片大戰,而且還會用自己真名:網上言論講得出怕咩認,真夠豪氣。
林:林祖舜 袁:袁文傑

林:第一條問題當熱身。近來你也接受不少訪問,你最想別人問你的問題是?

袁:從未有人問我女神是誰,此題目因高登而破處。我心目中的女神,從小學到現在也是同一人:張曼玉,由選港姐出來已經開始關注。她不是個百分百美女,卻很有型格,在我心目中型比靚更重要。由初出茅廬一臉稚氣到之後成熟有演技獲得最佳女主角,到影后,看着她既是一路成長蛻變,同時沒離開「型格氣質」,十分欣賞。

她最近有唱歌,拋開歌藝不談,因為在外國,不一定有歌唱技巧才叫玩音樂,像她那種一出場就型爆的當然也可成為歌手。她有點像神奇女俠的GalGodot。神奇女俠剛離開天堂島,帶着稚氣但不失氣質,就跟張曼玉早期拍劇那階段很似。

林:這種分享很獨特,至少討論區中應該比較少巴打會因為一個女生「型」而封她作女神。那你為甚麼喜歡阿仙奴?

袁:因為愛所以愛,可以嗎?(笑)1978年TVB轉播球賽(英格蘭足總盃),見阿仙奴一路殺入決賽,最終輸了;第二年又入決賽,終嬴曼聯3:2;第三年再一次入決賽,雖則三年只勝了一次,但不知不覺就已經成了忠實粉絲。當年有個左腳王叫林柏拉迪非常出色,連森多利亞﹑祖雲達斯也曾邀請他效力,你可想而知這球員有多厲客。

我亦喜歡另一支球隊:德國國家隊。1980年他們奪下歐洲國家盃,當時他們有路明尼加這類出色的足球員,一直看着他們如何一路殺入決賽,非常熱血。一個人初初接觸足球時如果覺得那隊球隊很強,該球隊就會在你心中佔份很重。

林:我自己追阿仙奴算比較後期了,已經是亨利、傑斯、韋拉的年代。

袁:阿仙奴的黃金年代啊。
林:你對足球興趣很深,你認為一個藝人和專業的球員有甚麼共通點?

袁:以往分野較大,現在倒沒什麼分別。首先你態度一定要好,不可以懶散,基本技巧一定要操好。所以你問我有分別嗎?界別已經很模糊。加上近年媒體令球星曝光率上升,落場時大家都會弄個好看的髮型,又例如德國球星古沙﹑萊斯甚至會把眉毛修得很幼,美裝上陣。以前只有藝人才會,如今球星分分鐘賺得多過明星,打扮起上來也似個明星,其實已經沒有一條很明確的界線。

林:那你認為專業旁述有什麼要求?高登討論區不少人喜歡聽你的節目,也有討論過。

袁:我只係賽後評論,充其量是插科打諢,稱不上是旁述。如要算真正的足球評述(Call ball),須根據即時畫面去解說,那是一門需要高度專業的技巧,而且花費不少氣力,我沒學過也未試過。所以我以往做節目不是講波,不過是對足球界有些認識有些意見。

林:當你自己是球員,如今你在新球會落地生根,有沒有甚麼感受?

袁:這個比喻還好。我姑且算在球圈打渾了一段時間,轉會時已經不是《家有囍事》家明表哥那個青嫩的年紀,沒太多感觸,較着緊的只有自己現在的技能可否配合新球會的需要。如今也不太追地位,例如以前是首席前鋒,今天變成後衛其實也沒大礙,關鍵是有人認同我的作用,可配合整支球隊去踢一場好波。打個譬如,即使我只是落場幾分鐘,但領隊和球迷都認同我的付出,那就心足了。

現在算是經歷多了,我很實在地體會這一行業,靠的是團隊合作,不是個人表演,也不只是台前。幕後的攝影、燈光、道具、服裝、置景,每一個環節也不可出錯。
林:那你會怎樣把工作比喻作踢足球?

袁:近來有這麼想過:可以把我前公司當成上半場,往後的就當是下半場吧。剛加盟TVB就得一個令自己意想不到的角色,亦得到廣泛關注,可視作重生的起點。

我覺得自己上半場守得不差,戰述運用恰當,也吸收了不少經驗,可以帶落下半場。但不論是保持紀錄或再創佳績,也得看現場變數。

林:真正的成績要等吹長雞才知道嗎?

袁:(笑)沒想那麼久遠的事。

林:目前為止覺得自己最好/最重要一場是?

袁:就反應而論,踢得最精彩當然是《不懂撒嬌的女人》。若論人生最重要一場,則是上半場的《雪花神劍》,那陣我只是新人,卻得到這個機會,在此想向蕭笙先生致謝,他是一個很出名的監製,竟給予我這麼一個沒經驗的新人當主角,而該劇的女主角可是陳煒和楊恭如。儘管那套劇不是我最精彩的一場,但確是最重要的。

林:《不懂撒嬌的女人》的確不錯,也令部分網友對TVB改觀,找了一些久違的面口來拍,套路較新之餘拍攝技術也升級了。

袁:對啊,剛知道自己被選中入劇組頗興奮,那是公司想突破現狀的指標,在播放之前也預料得到觀眾的反應會較正面,至於哪個角色可以跑出,全都是bonus收穫。監制跟我說,游生不是主角,戲份也稱不上很多,但故事中大部份發生的事情都因這角色而引起。在此不得不再一次感謝關樹明先生義無反顧信任我。
林:在劇圈中你是個球員,在足球圈中你是個旁述。你平時會否上討論區討論足球?

袁:之前有很多,當中包括很多有意義的討論、也有不少罵戰,「哇,出基奧特同藍斯兩個廢柴?輸梗啦!」他們每星期賺多少萬磅?落場時承受多少壓力?你說他們是「廢柴」?說這些話的人也許只想在這小圈子內挑起罵戰(因球員有表現時卻又絕不會那管半句讚美之詞)。

我更不止一次見過有人為了罵戰刻意開分身「踩場」。有個甚至是我認識的人,他在Facebook上竟然不敢用真名來辯,要用分身來論戰,但我一眼就看得出行文風格根本出自某某。為什麼要這樣做?怕在論戰中輸了很沒面子嗎?不過是討論足球啊,用得著遮遮掩掩?

林:一樣米養百樣人,睇波的人千奇百怪有時確是令人頭痛。之前見你寫過一篇關於勝利球迷的文章,香港是否很多這類觀眾?

袁:勝利球迷這個詞如以正面睇,應該可以這樣拆解分析......

以為我例,我喜歡阿仙奴,因為他有好表現而開始。你喜歡一隊球必然是因為你佩服或欣賞他們,不會無故白事(始終我們沒有歐美球迷那種對自己所在地區的支持)的喜歡一隊踢得差又不思進取的球隊;而你支持的球隊難道你想他踢輸嗎?不會。你會渴望他們贏、勝利。換句話說像我們這種忠於某隊球隊的粉絲也是勝利球迷,而贏得比賽往往是個基礎指標。

再舉一例,如「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同樣可以是積極詞句,做人求進步,要不斷超越。奧斯爾表現長期欠穩,是要批評的;但到他有尚佳演出,那就要大力讚賞,而並非只拘泥於講過的話算唔算數。

我不恥的是那些見高拜見低踩,哪隊贏了就把其他輸掉的踩得一文不值,甚至踩的(留意,跟批評是不一樣的)是自己聲稱過擁戴的球隊。

林:的確我當初追阿仙奴也因為這隊球很利害。你也很討厭那些挖苦阿仙奴的人吧。

袁:足球是個英雄地,你真誠地去愛這個圈子就會上心。有時我聽人說「迷雲」/「反雲」二分法,這是一種非常粗暴無理,簡直是虐待他人的說法,不過要解解這種文化現象背後的原因,恐怕又要講幾小時才講得完。
林:如果有機會寫自傳,你第一句/第一章會怎樣寫?你的兩重身份「演員/球迷」想必有很多人也深感興趣。

袁:讀者是高登討論區的話,第一句一定是「飲水思源」,高登巴打一定明白我說甚麼。

若為自己寫,第一句大概也差不多:「得人恩果千年記」。

暫時幾十年的人生,反思起來,大部分都是別人給我機會才造就了今天的我,包括剛才提及的蕭笙先生和關樹明先生對我投以信任,也包括願意花時間追看我主持足球節目的朋友。主持那樣的節目頗費心思成本,非一張枱幾支「咪」就能成事,雖則一個節目有人斥罵很正常,也很感激那些一直追隨節目的觀眾。

也可能會有趣的方法寫另一個版本,劈頭第一句「不羈的風吹着冇腳的雀仔」。我性格有點飄忽,也嚮往醉生夢死的感覺,可能我以為自己是張國榮。我不喜歡死板或社會固有模式,喜歡創新,想看見不同的突破。

林:很感激文傑今日受邀訪問,希望你日後有空也多上高登討論足球吧。

相關文章

更多文章

山寨品牌又一力作 Recbcek橫空出世

於 7小時之前發表

繼去年內地冒出Uncle Martin抄襲美國運動品牌Under Armour後,近日又出現一個疑似向英國運動品牌Reebok致敬的山寨大作「Recbcek」,這個自稱源自英國的...

詳細閱讀

最離譜試過倒乜入廁所?

於 7小時之前發表

細個時唔識嘢
成碗燕窩倒晒落馬桶......

詳細閱讀

王朝馬漢張龍趙虎會唔會係最出名既茄呢啡組合?

於 8小時之前發表

佢哋四個個名老是常出現
但基本上冇乜戲份......

詳細閱讀

發覺當年亞視買卡通條友真係好高質

於 8小時之前發表

亂馬1/2
蠟筆小新
男兒當入樽
新世紀福音戰士
浪客劍心
海賊王
......

詳細閱讀

韓國新男團亮相 網友紛紛吐嘈:這明明是女團!

於 1日之前發表

這個名叫New-Ace的男團將於明年1月正式啟動,團隊的核心成員是Jion ( Kim Jion ) ,一個在日本沖繩長大的平面模特兒。......

詳細閱讀

奇華月餅廣告用上生離死別之花 中秋凶兆十足十 月餅召你去陰間

於 1日之前發表

陳雲:中秋凶兆十足十,月餅召你去陰間。左下角是彼岸花(梵語:Manjusaka 蔓珠莎華),此花是諸佛升天成道之兆,到彼岸去,放在俗人身上,就是瓜老襯矣。此花在曾志偉的手肘之後,即...

詳細閱讀